既见黑暗,亦见光明:《大狱言家》(2009)
作者: 时间:2020-07-13

既见黑暗,亦见光明:《大狱言家》(2009)

从美国黑帮电影说起

        现实世界从不缺黑帮组织,电影世界则从不缺黑帮电影。

        以美国片为例。1972年,法兰西斯.柯波拉拍出《教父》(The Godfather),描述义大利裔美国人于纽约建立地盘的故事,其中五大家族与黑手党之间错综複杂的瓜葛风靡全球,成为黑帮电影的经典。十二年后,塞吉欧.李昂尼端出《四海兄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1984),以一对朋友间的爱恨纠葛为经,不同年代的众多事件为纬,大开大阖交织出四十年间美国大都会生活的递邅。至若以美国黑帮名人亨利.希尔(Henry Hill)为主轴,时间横跨六○至八○年代的《四海好家伙》(Goodfellas, 1990),深刻勾勒出黑帮世界不为人知的生活面貌与独特的价值观,为马丁.史柯西斯的导演生涯再创高峰,也替黑帮电影史写下光彩夺目的新页。史柯西斯接下来更凭藉着描绘19世纪中叶纽约曼哈顿下城黑帮斗争事蹟的《纽约黑帮》(Gangs of New York, 2002)和翻拍自港片《无间道》的《神鬼无间》(The Departed, 2006)延续昔日的成功模式,巩固自己一代名导的地位。

        有了前辈导演的丰功伟业,新产出的黑帮电影,除了在权谋机巧上更讲城府,极力追求冲锋对峙时的铺张扬厉,或继续渲染兄弟情谊与江湖道义,不时周旋于黑白两道夹层间耍弄身分名相的真伪虚实,还能有什幺新意?

        贾克.欧狄(Jacques Audiard)以一部《大狱言家》(A Prophet, 2009)给了黑帮电影一个明亮的答案。

既见黑暗,亦见光明:《大狱言家》(2009) 

本来面目

        《大狱言家》描述十九岁的阿拉伯裔青年马里克(Tahar Rahim饰)坐罪入狱,起初因不谙狱中权力生态而吃足苦头。为求生存的马里克,不得不周旋于各黑帮角力之间,听命而行。六年的牢狱生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马里克一次又一次抓準了黑帮角力的罅隙,穿行其间,并靠着努力与胆识,一步步摆脱控制他的地下首领凯撒(Niels Arestrup饰),最终打造属于自己的黑帮集团。

        原文片名「prophet」意指「预言家」或「先知」,片中马里克因具备预见未来的特殊能力而比别人多了绝处逢生的机会,三番两次在枪桿子底下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除了教人瞠目咋舌,更成功地在你死我亡的板块倾轧中壮大自己的势力版图。

        在强调硬派作风的黑帮电影中,以「预知能力」为立基点,让血腥气息沾染上玄妙况味,不啻为一着险棋。更虚诞的是,马里克受凯撒指使暗杀狱友瑞比后,亡者的魂魄竟萦绕不去,而这亡魂不但没有逼疯马里克,甚至摇身一变为他的精神导师,屡屡开示迷乱之人。

        《大狱言家》当然不是要走灵异路线。瑞比的再现,与其说扮演着指引者的角色,倒不如把他视为马里克精神世界的分身。唯有那些向壁独处的静谧时刻,马里克卸下武装从牢房退回心房,阒暗中,就着微光,一次又一次,坦诚面对自己最脆弱、最懵懂的部份。

        全片最饶富意味的一幕,是瑞比撮燃指尖烛火,照亮满室惶惑的灵魂那一刻。一指烛火,照出马里克与瑞比并时共存,象徵黑暗与光明相偕共生,暴戾与温柔互为表里,一体两面,栖居在同一架躯壳里。

        探头,往深不见底的内里瞻望,谁不都是这样──既见黑暗,亦见光明。

既见黑暗,亦见光明:《大狱言家》(2009)

        向外攻城掠地同时向内回顾初心,这是《大狱言家》的迷人之处。事实上,「黑帮斗争」是个假议题,是容易入口的糖衣,「护卫初心」才是本片的真滋味所在。片中马里克一再强调,「我只为自己工作」,所有的派系争斗和分进合击,皆只是在狭缝中求生存的工具,而不论手中是否紧握工具,他始终忠于他自己。

        黑帮社会,说穿了,即是现实社会的缩影。是以,当我们看到马里克生平初次搭机时望向窗外的眼神,不能不为之动容。那双稚气未脱的眼睛,钻石般闪动着清冽光泽,无害,无惧,带领观众穿越黑暗生活的夹击,直抵透明的远方,触及温煦明朗的生活。

        远方,若果真有所谓的远方,抬头也许是一望无际的风和日丽,碧空如镜,照鉴自己的本来面目,如当下一样深刻,如未来一样清楚。

电影资讯

大狱言家A Prophet)- Jacques Audiard,2009

图片出处:

IMDb、Rotten Tomato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