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检月底再次约谈马英九 续调查洩密及大巨蛋案
作者: 时间:2020-06-19
北检月底再次约谈马英九 续调查洩密及大巨蛋案

马英九卸任总统后,司法单位陆续针对他被指控的所有案件展开侦查、审判,除了民进党立委柯建铭,向台北地方法院自诉马英九涉嫌洩密给总统府前秘书长罗智强,以及前行政院长江宜桦外,台北地检署也针对马英九所涉的九大案件展开调查,月底即将传讯马英九出庭应讯,首先锁定的就是教唆洩密案和大巨蛋案。

马英九首先要面对的是三年前震憾政坛的马王政争,前检察总长黄世铭洩密案。此案是马英九遭控听取黄世铭报告侦查秘密后,指示黄再向当时行政院长江宜桦报告,涉嫌教唆洩密。

卸任首传洩密被告

黄世铭为了自己洩密一案在法院审理时当庭证称:「我先向马总统报告关说案之后,奉马总统之命,在二○一三年九月四日再向当时候的行政院长江宜桦,以及前总统府副祕书长罗智强说明调查内容!」黄世铭还向法官强调,原没有打算向江宜桦报告案情,是被动被要求之下,才会犯罪,供词对马英九相当不利。

还原洩密案的过程,二○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黄世铭将还在侦查当中的关说案侦查进度,洩密给马英九,马再转告给时任行政院长江宜桦和总统府副祕书长罗智强后,隔天,马英九又透过秘书林有振指示黄世铭到官邸报告侦查进度,构成第一次教唆洩密罪。三天后,马英九再度指示黄世铭,对江宜桦报告案件侦办进度,恐涉第二次教唆洩密罪。

北检月底再次约谈马英九 续调查洩密及大巨蛋案

马英九随行祕书林有振(左)受马指示,打电话要黄世铭入府报告办案进度。

世铭紧咬教唆难逃

由于黄世铭所涉犯的洩密罪,已经遭法院判刑确定,被依违反《通信保障及监察法》等罪合併判刑一年三月徒刑,黄缴交四十五万罚金后换取免囚。黄世铭被认定有罪,教唆黄世铭洩密的马英九恐怕也在劫难逃。

二○一三年九月九日,时任检察总长黄世铭透过特侦组,召开记者会,指控当时的法务部部长曾勇夫与高检署检察长陈守煌、以及立法院长王金平等人涉嫌关说。马英九则以中国国民党主席身分在总统府召开记者会,同时宣布开除王金平党籍,引爆政坛风暴。王金平随即向法院提起「确认国民党员资格存在」的民事诉讼,最后王金平胜诉,获法院裁准保留党籍的假处分,暂保国会议长的资格。

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事后向北院自诉,控告马英九洩密及违反《通保法》、《个资法》、教唆洩密等罪,全案亦在马卸任总统失去刑事豁免权后启动审判程序。马英九被控教唆洩密的部分,原本北检已移併北院审理,但北院发现教唆洩密部分不在柯建铭自诉範围,退回北检侦办中。检方过滤相事证后认为时机成熟,决定十一月底召开侦查庭,首度以被告身分传唤马英九出庭应讯。

廉委出招录音现形

另外,大巨蛋案也会是届时侦讯重点。柯文哲上任后台北市廉委会针对大巨蛋案提出告发,指控时任台北市长马英九以及时任财政局长李述德,涉嫌在大巨蛋案中,与远雄集团议约,马英九在与远雄集团创办人赵藤雄会面后,竟达成零权利金的协议,北市府涉嫌图利远雄。

官商勾结情况之所以会曝光,是因为今年柯市府成立的廉政委员,在勘查二○○四年左右台北大巨蛋案议约会议录音档,认为马市府放任大巨蛋BOT五十年最多可赚取一一六九亿元净利,结果不仅未向远雄收取任何权利金,市府自己反而还花二四八亿取得土地,血本无归、还倒贴,属「重大图利」。

马赵密会市府惨赔

调查发现,在议约会议第三阶段的录音档中,有一段李述德自爆的内容,内容关于是二○○四年,马英九与远雄集团总裁赵藤雄,在当年的九月底已先开过一场祕密会议,当时两人私下达成零营运权利金的结论,但弔诡的是这场祕密会议竟然完全没有录音,等于是一场私下协议就让北市府损失数亿元。

该录音内容提及李述德曾经在会议上表示:「我们就按照九月二十号(二○○四年)协商的结论......因为这是重大议题,所以特别由远雄赵董事长跟市长亲自见面,做一些沟通后,大家有共识。」李述德还说了:「府里的高层认为乾脆这部分就不提(指权利金)......回到都审的程序处理。」

就是这一段录音,让外界怀疑当时的马英九与远雄私相授受,因此柯市府的廉政委员会将马英九、李述德移送法务部,不过法务部一度却以司法行政机关并非侦查机关为由,将全案退回市府。而台北地检署接获检举后,由检肃黑金专组检察官吴晓婷负责;另外,护树联盟也针对此案赴廉政署告发,廉政署亦在今年的七月间约谈了李述德,现在全案只缺同案被告马英九到庭应讯。

至于原本已遭特侦组签结的富邦案,也因为台北银行前副理黄玉炎提出新事证,让检方重新展开调查。

北检月底再次约谈马英九 续调查洩密及大巨蛋案

大巨蛋案在爆出马英九与赵藤雄密会后,作出零权利金决定,让北市府蒙受损失。

密件曝光再查富邦

这起事件是在二○○二年八月,富邦集团标下台北市政府所拥有的台北银行股权,但北市府在此事件遭质疑图利富邦三百亿。二○○四年,当时的民进党籍台北市议员徐国勇等人告发后,北检查无不法后签结,二○○八年,当时的民进党籍台北市议员简余晏等人再度告发,特侦组侦结后也以查无不法签结,李述德等五人发交北检续查后,隔年也获不起诉处分,就算特侦后来又于二○一一年接获检举,但隔年再度签结。

不过,此案在黄玉炎拿出的内部密件,让这件案子被重新调查,原因是黄玉炎的这份最新内部密件,直指时任市长马英九以及时任财政局长李述德,在富邦合併北银的案件中,与富邦达成祕密协议,直接损害北银的利益。其中最重要的换股比例,富邦与北银比应为一比一.二四○六,最后却意外变成一比一.四六一,这个落差直接让北银以其股东跟北市府帐面上损失二十三亿元。

北银副理挺身指控

黄玉炎痛批,马英九刻意避开北市议会的监督,利用二○○二年休会期间,由无法代表北银的李述德,与富邦金控签订合併契约,当时反对合併案的北银员工还被开除。

黄玉炎甚至指控,北银当时不少分行房产的市值遭到贱卖合併,连总行摆设的杨英风「有凤来仪」的钢雕,也仅以取得的价格八百万来计算,张大千水墨画也遭片面宣称遗失,总损失高达三百亿元。

卸下总统一职半年后,马英九被指涉及的司法案件陆续开始侦查、审判,曾经因为特别费案险些断送政治前途的马英九,在遭检方起诉当天宣布参选总统,最后还以「大水库理论」得以脱罪。如今,马英九面对另一场极端险恶的司法试炼,他究竟会像前总统陈水扁一样,成为另一个有罪之身的前总统,还是和特别费案一样,再度从官司脱身,摊牌时刻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