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的故事] 黄君慧东西交融 练就强大心灵
作者: 时间:2020-06-09

[他乡的故事] 黄君慧东西交融 练就强大心灵

黄君慧 Profile
年龄:51岁
职业:家庭主妇
学历: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土木工程系
家庭成员:丈夫与三位孩子(20岁、19岁、17岁)
嗜好:阅读、运动、旅行
座右铭:“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简单充实、活在当下、及时行乐、知足感恩。”

[他乡的故事] 黄君慧东西交融 练就强大心灵▲跨国界的成长环境,让君慧的孩子们练就强大的内心,而且还能驾驭多种语言。图为一家人出席儿子的高中毕业典礼。

7年前,由于丈夫获得赴美的工作机会,为了给孩子不一样的教育方式,黄君慧一家五口离开马来西亚,到美国生活。

黄君慧的丈夫从事石油工程领域,刚好美国总公司有个适合丈夫的职位,2011年夏天,他们一家大小决定跳出舒适圈,一飞就飞往那幺远的美国展开新生活。初到美国,最大挑战来自于孩子。最小女儿进入小学,很容易融入;两个进入初中的大孩子正处于12和13岁,寻求同学认同感的内心特别敏感,经历过困难的磨合期,也令君慧夫妻俩担忧又头疼。

“青春期的孩子除了需要应付繁重的学业衔接问题,也需开拓社交圈子,他们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把自己转型成美国孩子:交美国朋友、讲美国式英语、穿美国式服装、吃美国孩子爱吃的食物、讲美国孩子的笑话、做美国孩子爱做的运动、听美国歌曲、看美国电影等。”

[他乡的故事] 黄君慧东西交融 练就强大心灵▲2011年第一次踏在美国土地上,一家人先拜会三藩市的金门桥。

打开世界观眼界
其实孩子内心的不安感,一直持续到他们离开家上大学时,认识了一群也是离家、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后,终于感受到自己被接受为美国的一份子。由于孩子在马来西亚华小培养的勤奋坚韧的价值观,来到美国跨国界的成长环境,练就更强大的内心,而且还能驾驭多种语言。当初抱着开阔视野的目标来到美国,君慧夫妻俩的苦心总算没白费!

“不止孩子,我和丈夫也在学习接受不同的文化啊!我在小女儿的学校做义工开拓生活圈子,通过孩子的父母认识更多新朋友。还好有新科技社交媒体,跟远在家乡的家人朋友联系也非常方便快捷,加上忙于照顾家庭,初到美国我并没有太大的失落感。”

[他乡的故事] 黄君慧东西交融 练就强大心灵▲君慧透过在女儿的学校当义工,开拓生活圈子,每次学校乐队出来表演或比赛,君慧与义工父母们都会协助搬运乐器、准备服装和食物。

非法移民也能上学
东西文化大不同,日常生活方式令君慧少许不习惯。她笑说,美国人爱抱抱,见面打招呼时抱一下,告别时也抱一下,抱一抱觉得挺温暖也就习惯了。东方人长幼有序注重礼仪,美国人却不讲究辈份,千万不可称呼长辈为安娣安哥,可直接叫名字或称呼对方为先生或太太。

“美国人逢人就how are you?不管认不认识,是一种礼貌,我刚开始有点不习惯,还绞尽脑汁回答呢!后来明白这句话就好比我们习惯问别人吃饱了吗一样的问候,只需回答I’m fine, how are you就可以了。”

美国政府对孩子一视同仁,公立学校提供免费教育给合法或非法身份的移民孩子,确保每个孩子拥有平等机会上学。美国开放平等,相对的诱惑也很大,它是枪支、毒品、烟酒泛滥的国度,自制力稍有不强,很容易误入歧途,这是君慧身为父母的最大隐忧。

美国孩子除了上学求知识、运动锻炼身子之外,也培养出独立性格。君慧的孩子在读高中时半打工,义工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另外,美国父母若要出去约会,会找16岁以上的邻家孩子帮忙照顾小孩,所以君慧的女儿常做小保姆。

[他乡的故事] 黄君慧东西交融 练就强大心灵▲万圣节好玩多过可怕,尽情享乐。

税收高昂难储蓄
君慧入乡随俗,享受美国人的生活哲学:“认真工作,尽情玩乐”。当他们居住美国两年,随着丈夫被派到科罗拉多丹佛分公司后再次搬家。“那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地方,换季的兴奋心情难以言喻,春夏秋的登山活动,冬天的滑雪及“铲雪”运动,够我们忙的啦!”

对君慧而言,饮食方面的最大改变是自己煮食。虽然美国不缺国际食物,但口味偏甜,而且不比马来西亚这幺价廉物美,因为美国服务业一般征收15%至20%的服务费。或许有人会说他们赚美金令人羡慕,可是美国所得税高、产业税高、医药保险费贵、服务业人工高,例如修理水喉、理发、打扫这些琐事收费都很高,收入看似高,却很难储蓄。

[他乡的故事] 黄君慧东西交融 练就强大心灵▲君慧提醒大家,远离家乡到国外生活,需要有很强的心理建设,避免最后又难忍牵挂被迫放弃在异乡辛苦建立的一切。

心系家人不失归属感
君慧一家人已持绿卡,当初以丈夫工作经验申请成为永久居民。“公司替我们申请专发给专业技能人员的L1工作签证;经济强的人则会申请EB-5经济移民签证(投资/创业);至于毕业后想留在美国工作,则是需要申请H1B工作签证,这得看市场需求,再来公司愿不愿意替你申请工作签证,最后还得看运气,因为H1B工作签证需要抽签。”

君慧认为,在外行走追求理想,在自我调适学习新事物的同时,心里还要守住家乡与家人,须抓紧自己价值观,不放弃文化传统,才不会觉得无归属感、失去方向!

她说,离开马来西亚到美国生活,无论是生理或心理,都是一个遥远路程与过程。漂向远方就为追求更好的未来,但2014年石油工业不景气,公司大量裁员,当下他们感受到恐会失业的压力,所幸她的丈夫安然度过裁员危机。他们从休斯顿搬到丹佛,再被调回休斯顿,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来过,其实心里承受很大压力。

离开家人太远也是一种无形牵挂,当初她的家婆逝世时来不及见她一面,就是一个遗憾。虽然现有科技缩短彼此距离,但父母长辈始终会老,因此她劝告有意到外国打拼的人,若不想未来有愧疚,须先安排妥当照顾老人家的问题,千万别贸贸然出国,最后又难忍牵挂,被迫放弃在异乡辛苦建立的一切。她能够无后顾之忧远在他乡打拼,非常感谢兄弟姐妹们付出照顾父母的用心。

订购杂志 
订购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