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压迫的既得利益者?男同志可以如何自省
作者: 时间:2020-06-23

近来性别意识逐渐受到重视,无论是提升女性权益、击破两性的传统框架、看见男性沉默下背负的沉重包袱,以及多元性别族群应得到的平等与尊重,皆走上街头提出各项平权诉求。在追求性别平等的过程中,有些人认为若硬是以身分来划分,多元性别族群比起异性恋女性,应该更具有性别意识;异性恋女性比起异性恋男性,似乎又对性别有更友善的态度。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笔者须先澄清,上述说法与分类非常粗糙,未看见个别差异,每个人皆不应因其角色、身分或划入某族群,而被冠上任何一项标籤──然而正因如此,笔者更期望讨论某些观察到的现象,提醒具有男同志身分的人能够注意到,在现代社会里,男同志当然是受到许多压迫、背负诸多汙名的族群;惟无可避免地是多数男同志也在父权社会中长大,是否能提醒自己,得承认可能依旧内化了某些服膺传统的性别价值,甚至在追求平权的过程中,压迫了不同性别或更少数的人?

 1.嘲笑女性、表明拒娘拒C(注),男同志圈内也有「厌女」文化

所谓的「厌女」,并非指个人厌恶女性,而是在社会中瀰漫的一种贬低、弱化女性或轻视阴柔气质的现象。上个月(10月)27日举办台湾同志游行时,一名男同志在社群网站中张贴一则动态,以「嫁不出去」这样的叙述,带出其针对蔡英文总统怠惰于实践婚姻平权之控诉。

当同志族群致力于倡议人权不分性别同时,却以「没男人要娶妳」这般贬抑言词,再次加诸女性身上,暗示「女性没结婚」这件事足以被苛责、被嘲笑,实是于追求性别平等的过程中,忘了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步入婚姻与否,而这不应该因性别产生差异,旁人更无权批评或「纠正」其自主选择。

(注:娘即娘娘腔、C即sissy,在此段文章脉络中,意指气质较阴柔之男同志。)

厌女文化除了贬抑生理女性之外,对于阴柔气质的排斥,也在男同志圈内展露无遗。

智慧型手机尚未普及的年代,许多男同志运用交友网站寻找新朋友或认识伴侣(至于为什幺通常是使用网路交友,又是另一项议题了);如今则是手机交友APP风行的时代,不少男同志在交友网站或APP中开立择偶(友)条件,其中「拒娘、拒C」算是极常见的限制。笔者无意攻讦立下这些条件的男同志,每个人当然都有偏好的对象或类型,就开出条件的男同志立场而言,若能先声明自己的喜恶,自可降低对自己而言是浪费时间的可能性。

那幺问题在哪?如果青菜萝蔔,各有所好,为何先行表明自己不喜欢的特质或属性是不恰当的?──因为直接在网路或APP这些公领域中被排除的不是青菜,也不是萝蔔,而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性别特质。举一些常见的例子:常有出外人发现在外租屋时,看见租赁资讯写着「限女」;也有人为了打工赚生活费,想要应徵家教,却发现还是「限女」;想要谋求一工半职温饱自己与孩子时,却发现某些工作总是「限男」。

受到压迫的既得利益者?男同志可以如何自省

上述这些例子中,后二者因《性别工作平等法》的实施,若经检举则须开罚,但第一个例子尚且无法可管。一旦这些针对性别的传统刻板印象,不加思索地直接置入人人可见的公领域,对拥有这样特质或属性的人而言,光是看见就可能造成伤害与否定:「因为我是男的,所以我就是可能侵犯女房客或女学生的潜在加害者吗?」、「因为我是女的,所以费力的工作我就无法应徵吗?」、「因为我的气质阴柔,所以就比较容易被排拒在外吗?」

有人会质疑,即使为了符合《性别工作平等法》的要求,不在徵才条件中限制性别,仍旧会在面试的过程中以别的名义被刷掉,这样只是让偏见躲在更幽微的地方而已;然而性别刻板印象本就难以在短时间内根除,惟若持续让这些刻板印象或偏见理所当然地展现在公领域中,则必然更巩固之,也将让不同性别或特质的人,不断在该场域或状况下受到伤害,因为那是其无法改变(也不该为此改变)的样子。因此,我们可以提醒自己,我确实有权选择我想要的,但那不该建筑在可能公开、直接造成别人的痛苦之上。

 2.自称「异男样」、崇尚阳刚气质,对展现男性的想像扁平化

相对于上一段论及的在同志交友软体中「拒娘、拒C」,贬抑了阴柔气质的男同志,另一个现象则是有部分男同志在自我介绍时,强调自己是「异男样」──意即「我看起来像个异性恋男性,而不是同性恋男性的样子」,笔者有很好的理由相信,会这样写便表示其认为特别强调「异男样」,比不说或写「同男样」更有交友市场。但这样的自我介绍文案也常遭到其他男同志质疑:「异男样是什幺样子?」

网路影片:「异男样」到底是什幺样?

儘管较具性别意识的人都会提出这项质疑,因为不该再如此扁平、单一化地想像异性恋、男性或任何身分是某种样貌,然而「自称异男样」的现象依旧存在男同志圈内,显见即使在该文化中,仍有部分男同志对身分具有传统的刻板印象──异男样看起来就是个「男人的样子」,而同男样则容易与阴柔气质连结,不是男人该有的样子。

为了追求某种主流身体想像,也让健身房成为许多男同志聚集之处,姑且不论运动原本即是强身健体、保持健康的一大法门,「健美」(此词彙已有价值上的判断)的身材也是吸引多数人观赏、爱慕的极佳条件,此附加价值不可谓不重要。追求主流、阳光、健康的体态,在许多男同志的社交网站或软体上,摆放诸多在健身房运动或是健身有成的照片时,即可见一斑。

受到压迫的既得利益者?男同志可以如何自省

性别运动者必然对大家宣导这样的观念:「每个人的身体无论高矮胖瘦,只要不影响身体健康,都是美的。」然而传播媒体与社会複製的速度往往远高于这些观念宣导,终究要承认社会上仍有一套多数人信奉的美丑价值或较崇尚阳刚气质。我们需要提醒自己的是,每个人都可以有自信展露自己的身材或样貌,如果我幸运地符合主流价值,点阅率、按讚数较多,自然不在话下;但当较不符合主流的人展现自我时,也应对于其拥有的自信,以及用自己的身体与主流价值抗衡、对话,给予真心的讚赏。

3.容易成为镁光灯与新闻媒体之焦点,掌握较多话语权与诠释权

除了近年因有机会修改民法而窜起的婚姻平权,以及中小学性别平等教育应纳入同志教育,这两项议题因公投成案而在今年较具话题性外,一直以来在台湾最容易博得媒体版面的圈内新闻,应该非各地的同志游行莫属了(且让我们先忽略社会新闻中常特别标籤出性倾向的不当标题内容,这是另一件值得讨论的事)。

在採访同志游行时,媒体常为了追求可看性与点阅率,被捕捉的影像多为愿意展露身材、呼喊较前卫观念标语,且有理由相信影像中的人多半具男同志身分。儘管在游行中的多数人,其实包含其他非男同志的族群,或呈现日常打扮的民众,然而因为上述理由,仍是部分男同志及其倡议的诉求与呈现的游行意象,最容易被关注、被放大──当然同时也最容易被扭曲与移花接木。

当同志游行自始至终即为了容纳各种不同的声音,让所有人都能在活动里自在呈现不同的样貌、关注多元的性别议题,因此不可能针对某些族群或议题加以设限;自然而然地,主流媒体的视角便容易成为大众观看的视角,而这些因展露身材、因标语前卫的男同志较容易被关注,同时也不自觉地被赋予更多的话语权与对议题的诠释权。

受到压迫的既得利益者?男同志可以如何自省

诚然,笔者并非因此认为这些被动增加曝光率的男同志,就应该要「改变」或「检讨」,但这些非自主获得的额外红利终究还是红利,是获得比其他族群或议题更多资源的既得利益。当性别倡议者不断呼吁男性与女性皆该承认己身拥有某些父权红利(如男性平均薪资较女性高、女性理所当然享受被男性保护),并应努力翻转时,男同志相较其他多元性别族群有更多的曝光与关注,亦须提醒自己,虽然多元性别族群皆是受压迫、追求平权的一方,然而男同志已然掌握更多资源,并非与其他人站在同样的起跑点上。

 4.「相忍为平权」,切割更多元、更小众的性别议题

最后要来谈谈「相忍为平权」这个在同志运动──尤指婚姻平权──中出现的「妥协」现象。「相忍为平权」指的是「极力倡导台湾通过婚姻平权的人,期望其他倡议更少数、更前卫或更具汙名议题的人,别急着一次要太多,先让婚姻平权通过,往后再谈其他的事。」这里说的其他议题包含爱滋、无性恋、娱乐性用药或其他「感觉较无法直接联想与婚姻平权相关」的议题。

受到压迫的既得利益者?男同志可以如何自省

有这样想法的人其实不限于男同志族群,而根据笔者与关心性别议题的人讨论后发现,这种想法可能来自二种观念:

(1)考量性别运动虽有许多待实现的理想,然而实务上的操作尚难多个愿望一次满足,因此就考虑社会现况而言,婚姻平权议题似是最能引起原本不太认识其他性别议题的人支持,而通过婚姻平权后,将使更多异性恋发现同志的诉求并不真的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对往后推动其他议题有更大的帮助。

(2)对于其他性别议题可能不认识,或者採取不接受、不认同之态度,认为这些议题与同性恋不可于同时或同地一起出现,因为此举只会让大众将这些议题直接与同性恋连结,造成同性恋无法翻转旧有刻板印象。

笔者于上段以「同性恋」一词书写而非「同志」,特此说明:首先须知在台湾社会脉络下,「同志」一词其实涵盖各种多元性别族群(即LGBTIAAQQ等),是为一种统称;「男同志」、「女同志」则为「男同性恋」(gay)与「女同性恋」(lesbian)的别称。因此由「同志游行」一词可知,游行人群与倡议议题应当包含但不限于女、男同性恋之权益,也该看见、理解其他族群亟欲彰显的意见。

以倡议性别平权的角度而言,性别友善的异性恋或许因接触性别议题不深,在社会上受到汙名压迫所苦的情况,或低于多元性别族群;然而同样身为多元性别族群中的一支,男同志应深知自身族群受压迫、被误解的困境,更当提醒自己在追求婚姻平权时,看见某些其实并不因婚姻平权而明显受惠的族群,有其更期待大众认识的议题与生命。

当部分同性恋因担心婚姻平权只差临门一脚却可能不通过,转而要求这些同样支持婚姻平权,只是也呈现其他议题的族群禁声不语,忙于切割更小众的性别议题,是否正落入了压迫者的角色?此时又如何能让更小众的族群相信这些离目标较近的「盟友们」,一定会在达到其目标后,再转身陪伴他们走那段更遥远的平权之路?

论及于此,笔者仅针对观察到男同志圈内的四项发现,与想想论坛的读者们分享;也期盼包含笔者本身在内的各多元性别族群,在追求性别平等的路上,亦时时检视自己是否虽然受到压迫,却也不自觉地成为压迫者?毕竟弱势与优势,从来都是相对的概念。从人类历史来看,有太多曾经被压迫而揭竿起义的人们,在获得权力、受到重视之后,却摇身一变成了新的保守势力,继续忽视或汙名化更小众的族群,却忘了自己还没成功翻身前,也曾在街头吶喊过「人人平等」。